收藏本站
   
查看手机网站
其他帐号登录: 注册 登录
| 一个具有家国情怀的创投圈生态服务平台,致力为华人创投圈的繁荣发展而努力服务!

创投家 | 纳斯达克前CEO|罗伯特·格雷菲尔德:活下来,就能走出绝境!

 二维码
发表时间:2021-05-23 23:52作者:罗伯特·格雷菲尔德来源:商道创投网

u=1710877403,1007685790&fm=11&gp=0.jpg

(纳斯达克前CEO|罗伯特·格雷菲尔德)


格雷菲尔德在14年任期内,完成了45次波澜壮阔的行业收购,先后邀请了谷歌、Facebook、特斯拉、京东、网易、百度等互联网公司在纳斯达克IPO,使纳斯达克从一个濒临倒闭的组织快速成长为全球金融市场的巨头,创造了全球金融史上伟大复兴的奇迹。2021年,纳斯达克成立50周年。世界上最有价值的六家科技公司——苹果、微软、亚马逊、谷歌、特斯拉和Facebook,均在纳斯达克上市并开展交易。为什么格雷菲尔德手握一副烂牌,却能将满目疮痍的纳斯达克送上神坛?为什么纳斯达克敢上演蛇吞象的戏码,对最大的竞争对手纽交所发起收购?格雷菲尔德通过自述,分享他在纳斯达克经历的一切,给你所有答案。




01、“我来得太迟了”

2003年,因为互联网泡沫破灭,纳斯达克每天亏损25万美元,光芒尽失,举步维艰。

5月的春日清晨,是格雷菲尔德成为纳斯达克CEO的第一天。他走进位于50层的新办公室,并在上午8点之前,清退了高管团队的3名成员。

第一个人进来时,还是上午很早的时段。这人在公司的资历很老,他是旧纳斯达克的一部分。“我们要把纳斯达克带往另一个方向,”格雷菲尔德向他解释,“我们认为,你掌握的技能组合跟我们想去的方向不匹配。我们最好现在就分道扬镳,你还有时间另谋高就。”

他大吃一惊。或许他曾想过这事会发生,但格雷菲尔德看得出,他没料到还不到早晨8点,新CEO就任的第一天,它居然就来了。格雷菲尔德在头一个小时里通知的另外两个人也没料到。

格雷菲尔德十分清楚,纳斯达克正为生存而战,1分钟也不能浪费。对于纳斯达克怎样才能走出绝境,他有一个坚定的观点:我们必须跟纳斯达克现有管理团队的一些人割袍断义。

如果员工每天上班只是为了拿工资,公司就不可能长期繁荣。敬业的员工来工作不仅仅是为了工资,他们带着目标,甚至激情来上班。他们渴望努力工作,跟组织的使命心心相连。在变革初期,关键的第一步便是找到那些想要在新的文化里工作的人,并告别那些不愿意这么做的人。

人事变动很痛苦,可没有办法回避。但格雷菲尔德很清醒:在一家糟糕的组织里,良好的士气不值一提。如果企业失败了,心满意足的员工队伍又有什么用呢?如果这是达到目标的需要,我愿意暂时牺牲士气。


02、“头100天里要做的5件事”

当负责物色CEO的招聘人员第一次给格雷菲尔德打电话的时候,他深知这趟浑水的问题严重性,虽然心动,但委婉拒绝了。

但无论纳斯达克存在什么问题,它都是全球偶像。这样的组织不会每天都打电话过来。

当招聘人员第二次联系格雷菲尔德时,他答应参加面试。格雷菲尔德在第二轮面试时先发制人,没等董事会的人开口,就给出了自己带领纳斯达克走出绝境的“五步走”计划:

1. 找合适的人加入2. 减少官僚主义3. 恪守财政纪律4. 对技术进行全面升级5. 不再满足当老二

格雷菲尔德花了大约15分钟来逐一讲述这个五步计划,对自己将怎样实现每一步做了说明。没有故作姿态,没有巧言令色,也没有展示魅力。这就是一份直截了当、脚踏实地的变革蓝图。

两个星期后,格雷菲尔德的任命消息正式放出。

“人事第一”是待办事宜清单上的第一项。合适的人能撬动公司里的其他人,尤其是当你正经历转向和文化变动的时候。

从到任的那一刻起,格雷菲尔德就采取了明确果断的行动,节省了很多时间和纠结。信息立刻传达给了每个员工:我们进入了新世界,固守旧世界毫无益处。我们节省了无数个小时的会议和旷日持久的文化之战,再也没有人说“我们一直都是这么做的”这句话。

透明度能构建信任,减少戏剧性场面。从一开始领导者就应该告诉别人你要干什么。当他们看到你贯彻自己的意图并采取相应的行动时,他们就会欣赏你的坦率和诚实。如果你不透明,就为各种各样的负面事件埋下伏笔。流言蜚语、含沙射影和无端猜忌将一一出现。

如果我们不做正确的事情,不去进行必要的改变以适应现实,那么,早晚会有人收购我们,替我们做正确的事情。


03、蛇吞象:竞价纽交所

2004年初的一天早上,格雷菲尔德走进纳斯达克交易服务部高级副总裁克里斯·康坎农的办公室,向他提了一个疯狂的想法:

“我想买下纽交所。”

纽交所在近两个世纪以来始终是美国最大的证券交易所,它是全球市场的巨人,俯瞰着全球资本市场的跌宕起伏。

但格雷菲尔德不想永远当老二。

2004年,纽交所陷入首席执行官薪酬丑闻(高达1.4亿美元的退休金),声誉处于低谷,步履蹒跚。格雷菲尔德找纽交所新上任的首席执行官约翰·塞恩吃饭。约翰·塞恩是当时华尔街炙手可热的职业经理人,从高盛到纽交所,也是一名“救火先生”。

格雷菲尔德认为纽交所时日无多。他坚定地相信,早晚有一天,资本主义无情的效率会彻底改变那地方——不管它曾有多么辉煌的历史。而自己,正是那个最合适的人选。

约翰·塞恩以为是英雄惜英雄,只是打招呼式地友好见面,却被格雷菲尔德的“大胆邀约”所震惊,憋屈得不行,很快结束了这次会面。

格雷菲尔德想买下对手的初次尝试就这么结束了。但这不会是最后一次。

华尔街的资本市场最不缺的就是耐心。

七年后,机会来了。当年那个拒绝自己想法的男人——约翰·塞恩已于2007年辞任纽交所CEO。

在2011年前后,纽交所股票交易市场份额大幅下降,并试图与德意志交易所合并。得知此消息的格雷菲尔德,开始推进收购。在4月1日,纳斯达克对纽交所最终发起了竞标。总价113亿美元,比竞争对手的报价高出19%。

最终,美国司法部却以反垄断的名义阻止了这桩交易。

格雷菲尔德最终被迫放弃了对纽交所的收购,这也成为了他心中最大的遗憾。


04、华尔街之狼:买下赢家

在跟对手无休止的激烈竞争中,格雷菲尔德一直恪守的理念是:如果你不能打败他们,那就把他们买下来。不是随随便便买一家,而是把最好的买下来——把赢家买下来。

利用明智的收购获得急需的市场份额或技术,这没有什么好丢脸的。

格雷菲尔德认为,一家成功的公司在竞争中击败了对手,并在市场上证明了自己,这已经足以说明很多问题。收购的时候虽然会额外花钱,但我们节省了自己开发产品、建立客户基础、超越竞争对手所需要的时间和资源。除此之外,押注在一家经过检验的企业上,我们反而大幅降低了失败的风险。

交易自动化、分布式计算能力、自动化套利等INET技术的出现,成为20世纪90年代电子交易员进入市场的首选平台,逐渐分割华尔街交易所的蛋糕。2005年4月,纳斯达克花费9.55亿巨资收购了INET技术的母公司极讯,这次冒险让纳斯达克在后续发展中越发占据优势。

从技术角度来看,INET技术强健、成熟,在规模上经过了检验。它真正的天才之处在于它结构极为简单,这通常是最优软件架构的标志。它简洁、高效,而且由于其现成的硬件和开源的软件,它的运行成本比许多竞争对手都要低。更重要的,它还拥有最大的市场份额。

2006年,纳斯达克成功吸引了美国市场上2/3的IPO活动。

2007年,纳斯达克的股票交易量跃居全球第一。

2008年,纳斯达克被《福布斯》杂志评选为年度最佳公司。

毫不夸张地说,没有纳斯达克,就没有互联网的繁荣。


05、污点不会定义我们

2012年5月18日,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轮IPO——Facebook上市,这是纳斯达克十年来最辉煌的成就。随着开市钟声的响起,人群开始欢呼、庆祝,共同见证着这历史性的一刻。

由于申购太过火爆,在开市钟声后的20分钟内都没有确定开盘价。而在瞬息万变的华尔街,两分钟就等于一辈子。

参与此次IPO的投资银行和其他机构有近两个小时无法获得(最初20分钟内的)下单和撤单的确认,无从知道他们的委托订单是否已经完成,无从知道他们的撤单是否成功,无从知道他们有没有买到Facebook的股票。在这期间,不少客户因此蒙受了损失。

华尔街要求得到解释和赔偿,并开始向城里的每一个记者唠叨纳斯达克的名字。媒体立刻施压,要求给予回应。竞争对手趁机向纳斯达克开枪。一直忍气吞声的纽交所,没有错过这次短暂的机会。Facebook自然也很不高兴。纳斯达克陷入重重包围。

因为此次Facebook事件,引发了信任危机,导致后来纳斯达克痛失阿里巴巴的IPO。

经管艰苦的讨论,纳斯达克决定承认错误,兑现合理的索赔,格雷菲尔德在媒体采访中揽下错误,承受全部火力。

平庸和伟大的分水岭,就是对待失败的态度。

纳斯达克开始了反思,转变思维方式——从一家交易所到一家科技企业。交易所主要考虑的是降低成本,而对科技公司来讲,客户体验是最重要的。

现在纳斯达克的IPO程序大约只有60行代码,早已不再像过去那样,只是一场自动拍卖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纳斯达克已经从先前的声誉损失中恢复了过来。

仅在2021年第一季度,纳斯达克就迎来了275宗IPO,募集资金总额超过744亿美元。这一纪录相当于纳斯达克2020年IPO总数的87%。


06、让创新成为制度

在纳斯达克的大厅里,格雷菲尔德经常爱念叨一句话:一旦获得了竞争力,你就必须与自满做斗争。

有些讽刺的是,这一挑战在时局艰难的时候反而可能更容易应对。当企业面临来自市场力量的生存威胁,自然而然地会产生改进的动力。可一旦你在自己行业里展现出高人一等的竞争力,企业员工的心态就会发生变化。成功无疑十分美妙,但优秀的领导者必须关注现实,持续改进,不忘创新。

2010年5月6日,道琼斯工业指数盘中大幅下跌近1000点,纳斯达克承受住了考验,并在后续开发工作中,就开始将机器学习、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整合到纳斯达克的系列产品中。

2015年,纳斯达克就开始使用区块链技术进行股票交易,这项技术能在10分钟里执行、结算、清算任意一笔交易并将资金转移,震惊了整个行业。

回想自己在纳斯达克任职的14年,罗伯特·格雷菲尔德感慨万千。他见证了纳斯达克的濒死与重生,把它建造成了全球一流的证券交易所,以及一家活跃在全球六大洲25个市场的顶尖公司。

除了见证辉煌,他也经历了各种金融市场的滑铁卢时期。

雷曼兄弟宣告破产,随之而来各种金融恐慌。在可怕的闪电崩盘期间,他站在舞台最中央;在声名狼藉的Facebook首次公开募股中,他站在聚光灯之下;他还卷入了高频交易员引发的争论。跟所有人一样,他将为麦道夫(纳斯达克前主席,制造了美国历史上最大的庞氏骗局)的垮台大感震惊。

在这一幕幕大戏中,他一次次实现了金融市场的奇迹之举。

官网文章底部统一二维码_2019.08.jpg

留言提交
会员登录
获取验证码
登录
登录
其他帐号登录:
我的资料
留言
回到顶部